回顾

【主创专访】一次角色扮演后,家暴受害女孩勇敢面对生活

发布时间:2020-03-05


纯白的雪原、墨绿的森林,以极简的姿态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冷峻美丽的北欧风景。


女子站在雪原中央,酝酿许久,连声喊道

"Lumos!""Lumos!"......这正是纪录片《她的V力人生》中情绪最激荡的一个场景。

《她的V力人生》剧照


女主人公是25岁的维拉,熟悉哈利波特的观众都知道,她口中的“Lumos”是《哈利波特》系列中最重要的咒语之一,意为创造光明。她用这种方式为自己加油打气,来面对难以跨越的心理障碍。


一切源于她不幸的童年,日常施暴的酒鬼父亲、惊慌失措的哥哥、悲伤流泪的母亲......各种不堪的记忆使她在童年阴影中苦苦挣扎,几度无法面对过去。


机缘巧合之下,维拉参加了临场动态角色扮演(Live Action Role Playing),在哈利波特、真人CS场景中扮演“V”——一个想象的他者,逐渐释放情感,完成心灵成长的过程。这依然是自我救赎的经典题材,又通过角色扮演这一新颖模式刻画了人物弧光。


一切源于她不幸的童年,日常施暴的酒鬼父亲、惊慌失措的哥哥、悲伤流泪的母亲......各种不堪的记忆使她在童年阴影中苦苦挣扎,几度无法面对过去。


机缘巧合之下,维拉参加了临场动态角色扮演(Live Action Role Playing),在哈利波特、真人CS场景中扮演“V”——一个想象的他者,逐渐释放情感,完成心灵成长的过程。这依然是自我救赎的经典题材,又通过角色扮演这一新颖模式刻画了人物弧光。

《她的V力人生》剧照


有人说,这可能是最不像纪录片的纪录片。众多电影化镜头、怼到人脸的大特写,以及戏剧性较强的剪辑、配乐,角色扮演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混合,似真似幻,让人在观片过程中一度怀疑自己看的是不是纪录片。


2019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影展,《她的V力人生》制片人Kaarle Aho现身广州,分享幕后故事。面对“是否有剧本设计情节”的问题时,Kaarle Aho谈到,片中呈现出来的连贯画面,也许是在不同时间拍摄的。正如观众看到的,这种真实与虚拟混合的拍摄方式,也是导演一贯的风格。“我制作了四五十部电影发现,当有镜头在面前的时候,被拍摄者无论如何都会受到影响。”


此外,Kaarle Aho也分享了影片制作背后的有趣故事,为青年导演提供了一些宝贵建议。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现场对谈。


【Q&A对谈实录】

https://v.qq.com/x/page/s30484jr04w.html



GZDOC:《她的V力人生》是一部个性非常鲜明的纪录片,为什么会选择使用这样虚实结合的手法来制作?


Kaarle Aho:我与《她的V力人生》的导演托尼斯拉夫合作了将近十五年的时间,导演的风格一直是这样将现实与虚构结合,所以尽管演员和故事是真实的,但是导演还是选择以一种虚构的方式来进行拍摄和剪辑。


我们在一些地方放映了这部电影,很多人在看影片的前十几二十分钟时,他们并不太理解这是一部纪录片。但这的的确确是一部纪录片。片中的主角维拉是真实的,但她非常喜欢角色扮演,所以在参与这些活动时,呈现出来的画面看起来是虚拟的,而这就是她的真实生活。


GZDOC:片中有一个情节,主人公维拉在雪地里穿上那套服装,然后大声念出咒语,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这一行为呢?


Kaarle Aho:这是根据《哈利波特》而来的,就像影片最开始呈现的角色扮演的画面,维拉参加了这样一个主题的角色扮演活动。她在雪地里穿上衣服、念出咒语,这样一个仪式就像是在使用魔法,去帮助她面临在生活中的种种问题。


在几年前她在一个聚会上第一次碰见了本片的导演时就告诉他,她的生活就像是一场角色扮演的游戏,她聊到了自己的家庭,包括自己父亲和哥哥的情况。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部作品。


GZDOC:您与本片的导演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您怎么看待导演与制片人之间的关系?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Kaarle Aho:我们在一起工作了超过十五年了,在工作之外我们也是非常亲近的朋友,我甚至是他儿子的教父(godfather),所以我非常了解他。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一起写作,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通常来讲,导演与制片人的关系,双方都需要非常信任彼此,支持彼此。导演通常需要专注于内容创作,所以制片人做的更多是支持导演的工作,去寻找资金来支撑他的想法,去解决拍摄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以及帮助导演去和其他工作人员沟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两者之间也存在着矛盾,制片人通常做的是管理资金,导演是要将内容做到极致,所以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将他的想法变成现实。


GZDOC:在拍摄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您是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的?


Kaarle Aho:这期间最大的挑战就是拍摄周期以及拍摄资金的问题,这部电影拍摄了五年之久,当然这个过程也是令人激动的,但是导演的工作通常是跟拍两三天,然后自己整理素材、进行后期编辑,再和拍摄人物以及摄制团队进行沟通,这个过程很像写作。但正如当前欧洲普遍面临的问题一样,拍摄资金一直都是很大的问题,因为拍摄最终结束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最后的预算会是多少。


GZDOC:《她的V力人生》讲述了女主人公维拉去对抗童年所受到的家庭暴力的故事,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去促使您去记录这个故事呢?


Kaarle Aho:几年前在一个聚会上导演遇到了主人公维拉,维拉讲述了自己在角色扮演中的一些体验,导演和我对此很感兴趣,觉得可以挖掘出更多的故事。由于导演之前制作的纪录片都是非常规的,用偏虚拟的手法来制作,当听到维拉的故事之后,他们觉得这样的故事也非常适合导演的制作风格,于是开始了这部纪录片的拍摄。


GZDOC:影片一开始我们看到,主人公维拉在一个与哈利波特极其相似的场景中扮演“V”这个角色,来帮助自己消除童年的创伤。但是影片中并没有展现出“V”的性格特点,也没有展现出角色扮演对主人公维拉本身带来的影响,那么您怎么看待“角色扮演活动具有治愈人本身”这一观点?


Kaarle Aho:首先我只是一位制片人,并不是医学家,也不是医生。但是我相信对于维拉本人来说治愈她的心理创伤是很有帮助的。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比如在德国,有一些精神学家也会运用这样角色扮演的方式来治愈心理疾病。比如说在治愈难民儿童的心理创伤时,就会用角色扮演这样的方式来帮助他们适应在德国的生活。当拍摄这部影片之前,我们的制作团队在做一些调查研究时,也和相关的专家沟通过,他们认为通过这类角色扮演活动,确实有一定治疗心理疾病的疗效。


GZDOC:片中并没有过多地展现片中人物维拉本身的信息和生活状况,比如她现在是在读书还是在工作,她的感情生活如何,她参加角色扮演的经费从何而来等等,您认为这些内容对于本片来说是否不那么必要呢?


Kaarle Aho:这是由本片本身的风格以及叙述的切入点决定的,我们只想讲好一件事情,而不是详细地叙述所有的事情。在大概2015年,也就是影片开始拍摄的时候,维拉是在芬兰首度赫尔辛基的一家杂货店担任收银员,两年前她想要更多地了解表演这一专业,于是她去到了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去学习表演。在感情方面,她是在和英国当地的一个男孩约会。维拉自从开始正式学习表演之后就很少再去参加这些角色扮演活动了,可能是因为她找到了人生中更多的兴趣。


《她的V力人生》剧照


GZDOC:《她的V力人生》是一部个性非常鲜明的纪录片,为什么会选择使用这样虚实结合的手法来制作?


Kaarle Aho:我与《她的V力人生》的导演托尼斯拉夫合作了将近十五年的时间,导演的风格一直是这样将现实与虚构结合,所以尽管演员和故事是真实的,但是导演还是选择以一种虚构的方式来进行拍摄和剪辑。


我们在一些地方放映了这部电影,很多人在看影片的前十几二十分钟时,他们并不太理解这是一部纪录片。但这的的确确是一部纪录片。片中的主角维拉是真实的,但她非常喜欢角色扮演,所以在参与这些活动时,呈现出来的画面看起来是虚拟的,而这就是她的真实生活。


GZDOC:片中有一个情节,主人公维拉在雪地里穿上那套服装,然后大声念出咒语,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这一行为呢?


Kaarle Aho:这是根据《哈利波特》而来的,就像影片最开始呈现的角色扮演的画面,维拉参加了这样一个主题的角色扮演活动。她在雪地里穿上衣服、念出咒语,这样一个仪式就像是在使用魔法,去帮助她面临在生活中的种种问题。


在几年前她在一个聚会上第一次碰见了本片的导演时就告诉他,她的生活就像是一场角色扮演的游戏,她聊到了自己的家庭,包括自己父亲和哥哥的情况。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部作品。


GZDOC:您与本片的导演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您怎么看待导演与制片人之间的关系?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Kaarle Aho:我们在一起工作了超过十五年了,在工作之外我们也是非常亲近的朋友,我甚至是他儿子的教父(godfather),所以我非常了解他。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一起写作,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


通常来讲,导演与制片人的关系,双方都需要非常信任彼此,支持彼此。导演通常需要专注于内容创作,所以制片人做的更多是支持导演的工作,去寻找资金来支撑他的想法,去解决拍摄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以及帮助导演去和其他工作人员沟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两者之间也存在着矛盾,制片人通常做的是管理资金,导演是要将内容做到极致,所以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将他的想法变成现实。


GZDOC:在拍摄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您是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的?


Kaarle Aho:这期间最大的挑战就是拍摄周期以及拍摄资金的问题,这部电影拍摄了五年之久,当然这个过程也是令人激动的,但是导演的工作通常是跟拍两三天,然后自己整理素材、进行后期编辑,再和拍摄人物以及摄制团队进行沟通,这个过程很像写作。但正如当前欧洲普遍面临的问题一样,拍摄资金一直都是很大的问题,因为拍摄最终结束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最后的预算会是多少。


GZDOC:《她的V力人生》讲述了女主人公维拉去对抗童年所受到的家庭暴力的故事,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去促使您去记录这个故事呢?


Kaarle Aho:几年前在一个聚会上导演遇到了主人公维拉,维拉讲述了自己在角色扮演中的一些体验,导演和我对此很感兴趣,觉得可以挖掘出更多的故事。由于导演之前制作的纪录片都是非常规的,用偏虚拟的手法来制作,当听到维拉的故事之后,他们觉得这样的故事也非常适合导演的制作风格,于是开始了这部纪录片的拍摄。


GZDOC:影片一开始我们看到,主人公维拉在一个与哈利波特极其相似的场景中扮演“V”这个角色,来帮助自己消除童年的创伤。但是影片中并没有展现出“V”的性格特点,也没有展现出角色扮演对主人公维拉本身带来的影响,那么您怎么看待“角色扮演活动具有治愈人本身”这一观点?


Kaarle Aho:首先我只是一位制片人,并不是医学家,也不是医生。但是我相信对于维拉本人来说治愈她的心理创伤是很有帮助的。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比如在德国,有一些精神学家也会运用这样角色扮演的方式来治愈心理疾病。比如说在治愈难民儿童的心理创伤时,就会用角色扮演这样的方式来帮助他们适应在德国的生活。当拍摄这部影片之前,我们的制作团队在做一些调查研究时,也和相关的专家沟通过,他们认为通过这类角色扮演活动,确实有一定治疗心理疾病的疗效。


GZDOC:片中并没有过多地展现片中人物维拉本身的信息和生活状况,比如她现在是在读书还是在工作,她的感情生活如何,她参加角色扮演的经费从何而来等等,您认为这些内容对于本片来说是否不那么必要呢?


Kaarle Aho:这是由本片本身的风格以及叙述的切入点决定的,我们只想讲好一件事情,而不是详细地叙述所有的事情。在大概2015年,也就是影片开始拍摄的时候,维拉是在芬兰首度赫尔辛基的一家杂货店担任收银员,两年前她想要更多地了解表演这一专业,于是她去到了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去学习表演。在感情方面,她是在和英国当地的一个男孩约会。维拉自从开始正式学习表演之后就很少再去参加这些角色扮演活动了,可能是因为她找到了人生中更多的兴趣。


《她的V力人生》剧照


《她的V力人生》里,通过主动参与角色扮演,在此过程中交友、放松,维拉终于鼓起勇气,与时隔15年没见面的父亲对话,直面童年阴影。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有或深或浅的心理障碍,角色扮演是一种我们可以借鉴的方式,但关键还是在于是否有一颗与世界诚挚和解的心。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立即删除

采访:杨雅雯、梁美霞

编辑:罗旭仪